切糕桑

啊喽哈,这里切糕(前有烧饼,后有切糕哈哈哈),胡乱画画涂鸦,写各种文和段子,喜欢瞎编相声和瞎说相声,沉迷奥特曼无法自拔。但是因为患有严重拖延症以及学业繁忙所以不常更新……

学霸&校霸[6]

扎基收到了一封告白信

写信人

也就是那个女孩子

说会在走廊中等他

他一把抄起那封信

揉成一团,想砸在她脸上

却被站在那人对面的一女推了一把

和她靠得很近

随即她被搂住了脖子

被强行吻住了

就在走廊的另一方

奈克瑟斯怀中的书本全部散落在地


扎基还是习惯性的

放学后走经过图书馆的那条路

去找奈克瑟斯

走过那条巷子

一刹那间

一双手把他拉了进去

用尽全力的那种

他只记得自己被压在了墙上

紧接着一双唇便贴了上来

他们几乎是零距离的接触

他开始想着挣扎

对方抓得很紧

一时半会儿挣脱不开

他渐渐得看清了对方的眼睛

是他……

扎基环住对方的脖子

后...

学霸&校霸[5]

体育课后

扎基依然翘掉了课

收拾了几个惹到他的小混混

听了他们说的那些寻求报复的话

他只是甩头一笑

还有对奈克瑟斯有意见的一些人

他们也被揍趴下了

现正在操场周围的某棵树上

望着完全瘫倒在树荫之下的奈克瑟斯

他刚做完体能训练

累到无法动弹

喘着气,面红耳赤

胸膛不断起伏着

四肢大打开,眯着眼

看向湛蓝的天空

那个黑色的身影从树上下来

悄声无息的接近他

在他的身旁坐下,用双手反撑着地

就这么点训练力度就撑不住了

扎基嘲讽般的说道

你来试试

奈克瑟斯本想这么说

但实在太累

也懒得回答了

见后者没什么反应

扎基轻轻的笑了一声

一口鲨鱼牙露了出来...

写手问卷(什么玩意儿?)

1.请告诉我你的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它的由来

切糕。

某个闺蜜看番剧恶搞版中毒了……然后就开始叫我切糕……现在看来我还挺喜欢的。

画画的是Luna Bloom.

2.大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文(无论原创还是同人皆可)的?

六年级,到现在总和三年。

3、原创与同人两者相比,自己会更喜欢写哪一种(或:哪一种写起来会更顺手)

我喜欢混合的。

4、接第三问,产生这种倾向的原因是……?

不喜欢照搬人设,自己加一些会更有新鲜感。

5、比起“你写的很棒我真的好喜欢比如XXX这个地方”这样的评论,会更喜欢“你写的还不好应该在XXX这个方面多下点功夫”这样的评论吗?为什么?

有评论就很...

学霸&校霸[4]

【4】

这是在放学后

在晚自习之前

扎基依然尾随奈克瑟斯去了图书馆

还在途中收拾了一个对他出言不逊的小子

他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只是想要更了解他罢了

对于扎基来说,他是特别的

在扎基见过的所有人中

好的坏的,光明的黑暗的

奈克瑟斯是最特别的

也是唯一一个不能被他预见死亡的

而且他的身上总有一股气息在吸引自己

让他想要去接近他

也许只是因为好奇心

想要看看他迅速回应自己的动作

就像他提前能知道的样子

有时候又招架不住太猛的攻势

真是有趣极了

而现在,扎基就只想和他待在一起

会感到心中很平静

奈克瑟斯正拿着一本纯文字的读物

扎基坐在他的旁边,头放在他...

【佐希】We don't talk anymore

6:40 AM

关上闹钟,起床

希卡利,起床了

哦,他已经不在这儿了

给希卡利发签名

做早饭,冲咖啡,然后喝掉

希卡利,我给你热了牛奶,记得喝

额,我还是自己解决了吧

去宇宙警备队,开始工作


7:00 AM

佐菲,关一下闹钟

哦,已经不再和他住在一起了

关上闹钟,起床

给佐菲回签名

做早饭,味道真是糟糕

热牛奶,然后喝掉

整理笔记

去科学局,继续昨天的研究


12:00 AM

解决午饭

给希卡利发签名

查收报告


14:00 PM

解决午饭

看见佐菲的签名了但不打算回

整理数据


10:00 PM

到科学局去等希卡利

哦不,直接...

学霸&校霸[3]

【3】

和学校里的第一校霸做室友

那听起来很不好

还有比这更糟的事儿吗

oh我的天呐

他会怎么对待他的室友

强迫做事

把自己的活儿全扔给他人

不做就直接揍

把玩弄他当做乐趣

怎么想都是坏事连篇

所以奈克瑟斯打算先表示友好来试试

因为态度不好绝对不会带来什么好事

现在

晚自习结束了

奈克瑟斯洗漱完毕

扎基还在洗澡

他正在他们的宿舍里抱着脑袋发狂

这是他们作为室友的第一个晚上

对方的床与他是相对的

各靠着墙

他该说些什么

该说什么

说什么

嘿,新室友,我记得我们见过几次,对吧

太蠢了,那就是废话

嘿,我知道你,校霸大人,很高兴和

怎么可能

嘿...

 @romana 重写的飞鸟&良

——


当一个人收到花的时候

便会感觉自己被爱着

优美良村这么想着

面对着手中的那束粉色的玫瑰微微笑了

她拿出一个精致的玻璃瓶

装了半杯的水

将这些可爱的玫瑰一一仔细插进去

A-S-U-K-A

她轻轻念出这个名字

更加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


那是在今天早晨的事

凌晨四五点的样子

良从床上醒来

是被噩梦惊醒的

她换上队服

她意识到时间还早

于是她去到某处小山丘上散步

她很幸运地看到了日出

太阳从山林之后升上来

散出金黄色的光

她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隐约可以看见那件与她同样的队服

ASUKA...

  @Vampire-Nino  点的文,设定一方死亡……剧情我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写就随便(不是)来了点,看了很多虐文来着……就写了这么点……哎呀我去……很抱歉这么晚才写粗来……

藤宫的第一人称角度。


大概是短信体。


——


嗨,我梦。

我希望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你。

我好孤独。

我想念你的大笑。

我想念你的微笑。

我想念你的嘴唇。

我想念你的眼睛。

我想念你的鼻子。

我好想念你。


我正不断地掉咸水

我正在整个崩溃掉

在我爱着的大海面前

你为什么不来安慰我啊

我好想你的拥抱

我好想你趴在我怀里的时候

我好...

学霸&校霸[2]

【2】

他知道所有事

扎基的想法

扎基的行踪

下一秒他会干些什么

他了如指掌


扎基对他一无所知

他自以为傲的预知死亡的能力

现在对于奈克瑟斯

他什么也看不见

也许是他特有的抗拒力

也许是他永远都不会死亡

永远

真是可笑

他感到从所未有的强烈预知心和愤怒

他会去改变这一切

一定会

他知道奈克瑟斯不是一般的

他很特别

他总是能避开自己所有的攻击

和看他的眼神

他想要正视着他

想要他也正视着自己

用一种他从来都不会用的眼神

奈克瑟斯

他想的太多了

可是总是放不下

他是唯一一个

唯一一个


他感觉他们出奇的像

绝不是幻觉

他的眼睛...

学霸&校霸[1]

【1】


奈克瑟斯,他有一个秘密

他能够看见他人心事

听见人们心中不愿意说出口的秘密

他替人们保护着这些秘密

连同自己的能力一起保护


扎基,他有一个秘密

他能够预见每个人死亡的瞬间

他们是如何死亡的

他热爱这种能力

他愿意去改变他们的未来

也就是说

死在他手下


奈克瑟斯是学校里的第一学霸

但不是用他那能力得来的

他足够努力


扎基是学校里的第一校霸

和他那两个小弟梅菲斯特和浮士德一起

他会用自己的能力来告诉他看不顺眼的人

他们死亡的瞬间会是什么样的

他过于热衷于这样做


一个偶然的机会

他们相遇了

在办公室里

扎基逃课被逮到,被叫去...

【麦诺】 @樱汐梦  点的文,本来想和其他的一起放的,后来真的写不太粗来。

-杰——诺,起——床!

此时,在杂乱不堪的房间中,麦克斯正拿着一个扩音大喇叭对着在床上躺成大字的麦诺大喊,后者在他开口的那一刻便拉过被子捂住了耳朵,整个奥缩成一团。

麦克斯见后者没什么反应,索性上前去掀开他的被子,让他裸露在外,后者这才坐了起来,开始慢慢地揉眼睛。

-杰诺!

他大喊。

-干~嘛啊……还早呢……

杰诺用代表性的极慢语速敷衍地回应道。

后者随意拿过一旁的一件衣服扔给杰诺,随后抱臂,皱下眉,严肃地看着他。

-今天得排练,快下床咯!你是哥!得做好榜样知道吗?

-...

【正剧】欧布奥特曼fan编·日食(3)

嗯……大概就是补完了欧布后意犹未尽……于是乎,写写看咯。

注意咯!这不是bg文!这不是bg文!这不是bg文!

人物除了记几原创人物之外都属于圆谷,ooc属于我,文笔渣慎入。

谢谢您能看到这儿,能看下去就请继续吧……要是接受不了就请左上角。

其实很纠结于这更该打什么tag……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长谷川坐到立花的身旁,用力地一把揽住她的肩膀。

-今天错过了校车。

-然后你就走着来了!?那么远!不嫌累也会很无聊吧!?

长谷川惊讶地几乎是要蹦跶起来。

-这次是不会无聊啦,因为在家的附近遇到了一个人,他也要到这边来,我们就同路过来啦。

立花挠了挠头,嘴角不禁勾起...

【正剧】欧布奥特曼fan编·日蚀(2)

嗯……大概就是补完了欧布后意犹未尽……于是乎,写写看咯。

注意咯!这不是bg文!这不是bg文!这不是bg文!

人物除了记几原创人物之外都属于圆谷,ooc属于我,文笔渣慎入。

谢谢您能看到这儿,能看下去就请继续吧……要是接受不了就请左上角。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我没在这儿附近见过你,你是市中心来的?或者外地来的?

立花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凯的长相才在他眼前稍微清晰了些。

-啊,我是从外地来的,我是一个浪客,刚好路过这儿。

-这样啊,那你是要沿着这条路继续走咯?

立花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从马路上站起来,睁开眼睛看着凯。

-嗯。

-那我们同路吧,我得走这条路去...

【正剧】欧布奥特曼fan编·日蚀(1)

嗯……大概就是补完了欧布后意犹未尽……于是乎,写写看咯。

注意咯!这不是bg文!这不是bg文!这不是bg文!

人物除了记几原创人物之外都属于圆谷,ooc属于我,文笔渣慎入。

谢谢您能看到这儿,能看下去就请继续吧……要是接受不了就请左上角。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门诊室内,穿着白大褂的短发女性白大褂医生紧紧地攥着笔,手臂微微颤抖。

她的对面是一位披着一头深棕色长发的女孩,弓形的眉,杏色的眼睛,斜着眼看着窗外,脸色苍白,翘挺的鼻梁,圆润鼻头上上带着些红色,樱色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隐藏于后的白牙,看起来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雪白色的长裙,纤细的小...

相声梗小段子·麦克斯&杰诺

话不多说,这个也是很讨打的hhh

杰诺的梗用的是@布丁baby 的幼奥园的梗2333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麦克斯:相声演员麦克斯(看向杰诺)

杰诺:我……(叹气)

麦克斯:啊……这位呢,是我的老哥,也是我的搭档,他叫杰诺。(拉住杰诺)来,鞠躬!

麦克斯&杰诺(没说话):上台鞠躬!

杰诺:唉……(躺下)

麦克斯:咋,咋地了?

杰诺:累……

麦克斯:啥玩意儿……行吧行吧我自己、我自己来!(甩高手)一个人还说不了个相声啊咋地,带你来就是多余!

杰诺:(打呼噜)

麦克斯:你还搁这儿睡上了是咋地啊……唉算了你睡吧,省得给我碍事儿。(插会...

无事儿干摸了个少爷……

相声梗小段子·赛罗&梦比优斯

话不多说就这么开始吧。

魔性进行中咳咳咳~

梗用的是刘亮和白鸽的咳咳老魔性了咳咳咳。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赛:相声演员赛罗

梦:相声演员梦比优斯

赛&梦:上台鞠躬(90度鞠躬)

赛:因为今天小梦的搭档希卡利去做研究去了(偷笑),所以今天呢,救由我,赛罗,和我可爱的小叔,梦比优斯,一起说一段。(各种手势)大家都知道,这个相声啊,讲究说学都唱,像我旁边这位,人家哪样不行啊?

梦:诶?

赛:哪样都不行……

梦:诶……(顿了一会儿)哇!(马上开始哭)呜呜呜……我什么都不行……呜呜……

赛:(吓一跳)咋……咋滴了?

梦:(继续哭)对不起……呜呜……我拖你后腿了呜...

战争au,慎入,慎入。

自此开始咱得正正经经地写剧了咳咳咳!还有相声……

这个是@路凯莎 点的佐希。

用了血战钢锯岭的营地设定……哎呀我还从来没写过这种呢……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大雪夜。

在深色的夜空中,云下的空间中飘散着雪花和洁白的雪点,空气中满是寒气,战场上的所有物表面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霜,凛冽的寒风呼啸着穿过这人烟稀少的场地,又增添了一份寒意。

四处是战火硝烟留下的痕迹,一片狼藉,丝毫暖意都没有。

蓝色身体的医务兵在场地上拖着受伤的腿匍匐前进着,前方是一位打头阵的重伤士兵,他正瘫倒在沙袋上,捂着自己的伤口,流露出一些金色的光芒和光粒子,闭着眼...

这是几个小伙伴点的梗,最近想些清新的不想写虐到死和甜到死的所以kukukukuku(一阵奇怪的笑声后)就有了这些玩意儿的诞生~不过都是超短的哦不要打我但是可以寄刀子咳咳咳~因为日常我没怎么试过写老长老长的,嘛,以后一定会试着写的kukukukuku~

另外两篇我想写成正剧的段子,所以还得等啦咳咳咳~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这个是 @佐西um 点的春风的生病梗

【春风】小感冒

“你说你啊,就去游个泳都能给感冒了,唉……”风吹坐在躺在沙发上扯过一张又一张纸的武藏的旁边,将他揽入怀中,让他坐起来。

“可是是你带我去的啊~你不带我去我也不会感冒了嘛,好难...

三小时做工的mamo酱~他好可爱啊啊啊啊啊~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的可爱呜呜唔~

咳咳咳我承认这不是什么好梗咳咳咳~

@布丁baby 你要的希梦,咳咳咳

相声梗小段子·扎基&诺亚

啊,这个大概是家暴组了?

这个魔性的梗我会继续写下去的hhhhhh~

我偏心……这个是最长的咳咳咳~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扎基&诺亚:(从台下走上来,冲众奥招手)

扎基:(站到逗哏位置上)相声演员扎基

诺亚:(站到捧哏位置上)相声演员诺亚

扎基&诺亚:上台鞠躬

扎基:这个相声啊……

诺亚:诶。

扎基:(异常自信)讲究坑蒙拐骗!

诺亚:(给扎基一脚踢过去)说啥呢,那叫说学逗唱

扎基:行吧行吧说学逗唱,这是相声演员必须掌握的。

诺亚:你都会些啥啊?

扎基:(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诺亚)

诺亚:(也盯着扎基)

扎基:(继续盯)

诺亚:...

相声梗小段子·戴拿&迪迦

又是一个相声梗……顺带找时间把欠 @布丁baby 的那个相声大褂的梗图画了。

话说相声梗真的好魔性啊23333下次写谁呐23333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戴拿:(上台了)大家好,我是相声演员戴拿,今天给大家说段相声。不过一个人可说不了,接下来有请我的搭档上场。(举手指向左下方)

(全场掌声)

迪迦:(自己提着麦克风上场了,冲观众挥着手)

戴拿:大哥?(看到迪迦后捂着嘴退后了一步。)

迪迦:……(把麦克风放到戴拿旁边,捧哏的位置上)

戴拿:是你吗大哥?大哥?(继续惊讶中……)

迪迦:是……咋滴吧……

戴拿:哎呀,(拍大腿)你做啥不好上这儿捧哏来了?再说了我搭档...

20fo点梗,不如说就是闲着了想写又不造写啥……

哇呀终于20fo了蝶丝袜~吃赛迪,希梦,佐希,春风,少爷组和贝赛……可以试试……跪求点梗~最近太闲着了……

【赛迪】夏·吻

单纯的想写吻,粘粘呼呼的那种。

看了某太太写的一篇单纯的吻的段子后,咳咳咳,于是乎就有了这个脑洞蝶丝袜~

之后每个季节都写一段好了kukukuku(奇怪的笑声)

――――(我是可爱的切割线)――――

最近的天气天气很闷热。

热得连奥星人都受不了了。

此刻,迪迦和赛罗正在路边的冰激凌小店门前吃着各自的冰激凌,两奥一脸无聊。

两奥本以为会就这么用各种解暑的方式度过这一天,谁知道呢,生活中总会有些意外。

也许是天气让他烦躁,也许是冰激凌真的太冰了需要一些热量,在赛罗带些暧昧意味地凑过来帮他擦掉冰激凌在他嘴边留下的印记的时候,迪迦并没有一脚将他踢开后自行解决,而是搂住了他的脖子。

后...

还剩三个没画……嗯我要去写文和作业去了晚上再捣腾…… @布丁baby 

画成斜线了……啊服了我记几了真是……齐刷的校服,咳咳咳~不过……忘记画梦比优斯气息了……啊啊啊啊啊啊要死……

不能把希卡利和梦比优斯放一起,杰斯提斯和高斯放一起真是好桑心的……

上面那个乱入的是garuru尼桑的拟人~

完成蝶丝袜~

相声梗小段子·梦比优斯&希卡利

一个很不好笑的梗――

小梦:人家说相声可不一般啊!

希卡利:咋就不一般了?

小梦:人家全副武装来的啊!

希卡利:!?

小梦:你看看,(说着去拍希卡利)说相声还带把剑,还随时可以召唤那个阿伯星给的铠甲,是吧?谁不鼓掌我削谁,看看。

台下瞬时掌声雷动。

希卡利:……(内心os:媳妇儿你脑洞真大……)

小梦:(一脸无辜,内心os:是作者要这么写的也不能怪我呀~)

强行希梦23333

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但是画得挺爽的23333……

高斯说相声也要抱着小怪兽来说啊哈哈哈

233333渣画技……哎呀感觉自己也是够了弄这东西23333……不太会画画……别嫌弃……

我是勾线会死星人……

真·胖拿

哈哈哈不会画皮套别建议~

© 切糕桑 / Powered by LOFTER